回复帖子
标题: 福步问情--第一章(完)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福步问情--第一章(完)

“赤焰红尘星火烬,狂噬寒雪烈如狼。”
  她的唇边泛开一抹轻柔的笑,念着这两句诗,气息幽幽。
  床边,一抹高大的身影席卷了她的天下,憔悴中浓烈的霸气充斥满室,与她的阴柔娇弱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  他的寒刚,她的温盈,火与水的相遇,却是出奇的相容。
  “忘了他。”
  他命令,有一丝气愤,一丝痛心,也有一丝不属于男儿的哀怨。
  淡淡的眼神飘落在他刚毅的脸上,螓首轻摇。
  “琴儿……”
  代琴幽幽一笑,凝望着他,气若游丝。“对不起……”
  “为何如此待朕?”
  汗无痕紧握右拳,幽怨的望着这张苍白的脸。
  他是福步皇朝的一国之君,翻手为雨覆手为云,集万千宠荣于一身,为何却连一个女人的心都留不住?
  他此生最爱的女人!
  上天为何要如此待他?
  “大王……”
  她吃力的撑起柔弱的身子,欲安抚痛苦中的人。
  “大王,臣妾……咳,咳咳……”
  一阵晕眩习来,她身子一软,如风中秋叶般飘落。
  “琴儿!”
  汗无痕转身,几乎被眼前这一幕惊断心魂。
  袖风轻带,软绵绵的身子落入他怀中。
  “琴儿,何苦?”
  她柔柔一笑,似在安抚,也似在嘲弄自己。
  若世事能尽如人意,她亦不会落到如此田地,不是吗?
  “朕带你去找他。”这一次,他似已下定决心。
  “太迟了。”
  似乎,她永远是如此温柔,即便人已浮若枯灯,依然如此温婉动人。他的心如遭针扎,伤得千疮百孔。
  依旧是迷人的微笑,她的笑,却越隐越淡,淡若静水……
  “琴儿,你不能死,琴儿!”
  “死”这个字一直是他的忌讳,可这一刻,终于也忍不住脱口而出。他的皇后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死亡,尊霸如他,却无能为力。浓烈的挫败感狠狠吞噬他残缺的心,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。
  苍天,他愿以一切换回她的生命!他愿意!
  可是苍天,你为何听不到他的呐喊?为何将他的痛呼置若罔闻?为何!
  “大王,你可知道?”那一段短促的光阴中,她喃喃低语,似回光返照般清晰。“第二章,在……师姐身上。”
  他倏地一惊,愕然凝视她苍白如纸的脸孔。“你说……第二章?”
  可惜她再没有回应他的话。
  “赤焰红尘星火烬,狂噬寒雪……烈如狼。”迷蒙中,她一遍一遍的念着这两句诗,柔情寸断,一遍又一遍,直到,声息不再……
  凉风渗入,挽起她额前一丝刘海,轻轻柔柔的覆盖在她脸上,挡去了残余在她唇边那抹凄凌的笑。
          浮华半生,艳绝群芳
          宫廷深深,自伤堪怜
          掬一把清露,洗尽尘缘
          叹一声
          风华绝代似浮云
          断情生死终两茫
  “琴儿——”
  一声凄厉的惨叫惊破夜空,划过深寒的天际——

[ 本帖最后由 kala1314 于 2006-11-6 09:08 编辑 ]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

游龙山庄,福步皇朝第一大庄,传闻拥有富可敌国的财产以及训练有素的军队,足以动辄颠覆皇朝的雄厚实力,就连大王汗木木也要顾忌三分。
  今天是游龙山庄庄主赤道的大婚之日,全庄张灯结彩,一派喜气冲天,富丽堂皇。
  “听说二庄主流星今日会赶回圣都,出席庄主的婚礼。”呼噜弯下腰,对轿中人低语,“公主,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  “闭嘴。”轿中人娇声低叱,掩不住语中的兴奋。
  呼噜嘟起小嘴,幽幽怨道:“不是公主希望听到的么?”
  “谁要你多嘴?”小手从轿帘探出,在呼噜头上敲了一记。她当然想知道,但就是不要呼噜说。
  莫冥低低一笑,踏出凤轿。彩灯的余光打在她脸上,俏丽的笑脸闪闪生辉。
  今夜可见流星了,真好。
  “公主……”
  “你闭嘴。”莫冥打断她的贫舌,在侍卫的护送下,迈着小步向大厅而去。
  “喏,这不是高高在上、刁蛮任性、目中无人的莫冥公主么?”轻佻的笑声从一旁传来,杂夹着一丝狂肆不羁。“怎么尊贵的公主也肯纡尊降贵出席寻常人的婚礼?”
  莫冥轻蹙秀眉,目光斜斜向一旁瞟去。这把惹人厌的声音,她就是闭上眼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  “看来洛将军真是可堪可怜哦。”他抿唇一笑,凤眼倾斜。
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洛艾伦迈步到她面前,语含微愠。
  “难道不是么?”她轻挑细眉,笑道:“洛将军可真是个人中之龙啊,为皇朝退敌无数屡建奇功,只可惜……唉……”
  “可惜什么?”
  “没什么。”莫冥扯开一抹浅笑,转向呼噜,“我们走吧。”
  “是,公主。”呼噜巴不得她们快快离去。跟随公主十多年了,她深知公主与洛将军的二公子洛艾伦向来水火不容。为免二人的愠火伤及无辜,还是及早抽身为是。
  “你给我站住。”艾伦拦住二人,“把话说清楚。”
  莫冥睁大一双俏丽的眼眸,得意地看着他,“我就是不说。”
  “你敢!”
  “我为何不敢?”她反问,语含嘲弄。“我是大王的妹妹,皇朝公主,你敢动我么?”
  “你……”
  “其实告诉你也无妨,我只怕伤了你一颗脆弱的小心灵。”
  “我有何好伤心?”他大可不必追问,反正出自她口的话断然不会好到哪去。但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想知道!
  “唉……”莫冥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口气,方道:“赤道庄主在皇朝声名显赫,这是众所周知之事,你却把他误以为是寻常人。洛将军何等英明,却生了你这么一个有眼无珠的儿子,不是可叹么?”
“你……”艾伦一时语塞,恨得咬牙切齿。
  她说的是事实,放眼整个福不皇朝,谁不知道游龙山庄有个英明睿智的赤道庄主,以及潇洒帅气的流星二庄主?
  “怎样?无话可说了吧?”莫冥拍拍他的俊脸,迈步离开。
  与她斗?从小到大,他洛艾伦何时赢过她一次?
  “小姐,我们也进去吧。”
  另一厢,小千轻声催着主子。
  眼见莫冥一行人已迈入大厅,符柯儿方举步前行。
她和莫冥,一个是国师的女儿,一个是皇朝的公主,本应和平相处的二人却因相似的性格造就水火不相容的局面。
  符柯儿肯让她,皆因她是公主。相较之这个公主,她是娇蛮中略带一丝冷静,不至于会任性妄为。
  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有远及近,转眼便到山庄外。
  “新娘子来了。”
  众人争相拥向前院,符柯儿曳住正欲迈步的小千,让道在一旁。
  “小姐?”
  “新娘子是什么人?”符柯儿不经意问道。
  “据说是天竺雄鹰祁昆的女儿祁娃娃。”
  “祁娃娃……”这个名字,似曾相识。
  符柯儿沉思了一会,仍是不得要领。
  喜婆已将新娘子背到大厅前,在一群人的拥簇之下,身穿大艳红袍的祁娃娃雍容华贵地步入大厅。凉风拂过,掀起头盖巾一角,一张冷艳绝美的脸隐隐呈现在众人面前。一时间,鸦雀无声。在场的人无一例外,被她的冷绝艳丽慑去了心魂。
  “真是个大美人。”小千幽幽叹道。
  符柯儿回过神,用力敲了小千一记,愠道:“难道我不美吗?”
  “哼。”柯儿白了她一眼,目光依然离不开祁娃娃绝艳的身影。
  毫无疑问,祁娃娃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,自负如她符柯儿,也忍不住心生叹羡。以往她只认可一个美人,那就是无痕大王的表妹,季彩郡主。
  季彩郡主是皇朝公认的第一美女,温柔似水,落落大方,几乎是所有皇朝男子心中完美的情人。
  如今能被她认同的没人又多了一位,就是眼前这位来自天竺的可人儿,祁娃娃。
  可叹,世间美人真是不少。
  符柯儿撇了撇红唇,暂时将不悦的情绪压下。至少,祁娃娃如今已作他人妇,对她无法构成威胁。
  “奇怪,小姐,怎么那位传说中迷倒万千少女的流星公子还没有出现?”小千四出张望,并未能如愿看到传说中那抹潇洒迷人的白影。
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没出现?”符柯儿问道。
  事实上,她二人并未见过流星,又如何认得出?
  不否认她这次随父亲到此参加赤道的婚礼是为了一睹流星的风采。那个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、出神入化的美男子一直是她的梦中情人。
  二八少女哪个不怀春?小千也不例外。只见她一脸陶醉,如数家珍的娓娓道来:
  “据说,流星公子生得风流潇洒、玉树临风、貌赛潘安。那一身翩翩白衣就是他的标志,落落大方,温文儒雅。他只消对你微微一笑,你就会像断了气一样,会昏迷过去的……”
  符柯儿一声嗤笑,打断了她的幻想。
  “傻丫头,这世间会有此种男子么?”她是崇拜流星,但也不至于会痴迷到如此地步。
  “小姐,你不相信?”
  “自然不信。”
  小千轻嘟小嘴,道:“ 你不信,我信。”
  今夜,等待流星出现的又岂止柯儿主仆二人?
“他为什么还不来?”莫冥不停的望前院张望,语露失望。
  她和流星已经有五年不曾相见了。五年前,他已经是个人见人爱的翩翩美少年,而她却只是个刚满十二的黄毛小丫头。如今,小丫头已长大成人,出落得亭亭玉立,就等着与王子重逢了。
  “也许……也许流星公子在途中受耽搁了。”呼噜闷闷低语,见不到流星,她也很失望。
  “今天赤道庄主大婚,他怎能不回来?”莫冥埋怨道。
  “怎么?见不到你的流星公子,不高兴?”不知何时,洛艾伦步到她面前,低笑道。
  “与你何干?”真是讨厌的癞皮狗,甩也帅不掉。
  莫冥转身背对他,来个眼不见为净。
  艾伦亦不再取笑她,专心观看婚礼。
  赤道是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,生的高大健壮,沉稳睿敏,一双鹰目神光逼人。
  “各位朋友,近日是小弟的大婚之日,承蒙各位赏脸出席,小弟感激不尽,先干为敬。”
  言毕,举杯朝众人一笑,一饮为尽。
  “恭喜庄主喜结良缘,来,干。”
  众人纷纷回敬。
  “庄主,怎么不见二庄主出席?”访客中,一人问道。
  赤道豪气一笑,道:“流星在湘江遇到一些琐事,暂时无法抽身回庄,还请各位见谅。”
  “庄主太见外了。”
  “呵呵,客气客气……”
  看来他今天不会出现了。
  失望的人准备悄悄离去,却在门口碰个正着。
  “是你?”
  两人异口同声。
  “是我又如何?”莫冥瞥了她一眼,态度不善。
  “你挡了我的路。”符柯儿不甘示弱。
  “笑话,此路是你的?”莫冥嗤之以鼻,“呼噜,我们走。”
  穿过大门时,故意狠狠踩了符柯儿一脚。
  “呀!”
  柯儿低声痛呼,“你……”
  可惜莫冥已步出大厅,大步迈向前院。
  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小千焦急问道。
  “没事。”符柯儿咬了咬牙,低声诅咒:“该死的莫冥!”
  若不是顾忌她爹爹,她符柯儿今天饶不了她!哟,真疼!这该死的女人!
  宴会还在继续中。
  灯红影卓,繁华似锦。
  游龙山庄就如同一条明艳的蛟龙,亘横于五光云彩之中。众人同乐,歌舞升平,一派繁华景象。
  喧闹喜气中,却有一双凌厉的眼眸,冷冷看着这一切。
  这就是传闻中的游龙山庄!守卫森严,固若金汤,果然名不虚传。
  祁娃娃扯了扯红唇,泛开一抹诡异的浅笑。

[ 本帖最后由 kala1314 于 2006-11-3 22:05 编辑 ]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第一章

湘江,位于圣都南面,临近天竺,遍地黄沙。
  一记快马疾驰飞过,尘埃滚滚,漫天飞扬。
  一人一马惊掠疾行,绕过五里桥,骏马一声长嘶,停落在五里坡的一家小店前。
  马上之人翻身跃下,矫捷的身手几乎令在店中歇息的人喝彩。一身粉衣,衣袂飘飘,甚是好看。浅纱褂下,粉红色衣裳紧紧包裹住纤细的身躯,众人此时方看清,这位身手敏捷之人竟是一位妙龄女子。纵然一顶纱帽挡去了她大半边容貌,但,仍能看出是个少见的美人。
  “小二,来一杯清茶。”红衣女子抛下一些碎银,淡淡瞟了店小二一眼。
  “呃,是,是是,客官稍等,清茶马上送上。”回过神的店小二取走碎银,立即端来一壶清茶。“客官还需要点别的么?小店的松仁饼在五里坡是出了名的,客官要尝尝么?”
  “不必了。”红衣女子端起清茶尝了一口,眉心轻皱。
  察言观色的店小二吓了一跳,忙道:“客官,这茶……不合您口味么?要不让小的给你换一壶铁观音,或者仕女茶……”
  “不必。”红衣女子放下杯子,转身走近骏马,轻轻一跃,已稳稳落在马上。
  “驾。”娇声轻叱,一人一马脱缰掠出,转眼消失在山的另一边。
  时近黄昏,鸟鸦归巢,黄沙依然肆虐。
  身后疾风掠过,红衣女子一扯马疆,急速停下。她环顾四野,轻拍骏马的脖领,柔声道:“马儿莫怕。”
  一股劲风拂过,扬起她的纱衣,勾勒出一副凌美之画。劲风带过之处,三条暗影随风蹿出,就一眨眼的功夫,已分别占据了三个出路要道。
  红衣女子冷眼看着一切,平静的脸,不曾出现一丝涟漪。
  “把十二令交出来。”
  为首的男子舞动大刀,沉声喝道。
  红衣女子瞟了他一眼,不言。
  “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?”另一位穿紫袍的大汉上前一步,怪声怪气道:“我们就是江湖上人称湘江三杰的湘江大盗,我是二杰飞天鼠。”又指着方才的男子道,“他就是我们的大哥穿山甲,另一位是玉面夜郎。”
  红衣女子依然不发言语,冷漠的看着三人。
  飞天鼠窜起一丝不悦,冷言道:“小姑娘,我兄弟已报上名号……”
  “那又如何?”红衣女子冷冷打断他的话,语气中含着一份漠视。
  “你……”
  “二弟莫急。”穿山甲慢声道。他细细打量眼前这位身段妙曼的女子,道:“姑娘,我们并无加害你之意,但知十二令在你手中,想请姑娘借与一看,看完立即还给姑娘,如何?”
  红衣女子拂了拂爱马马鬃,轻轻柔柔道:“莫碍了我的时辰。”
  语气虽柔,却莫名的给人一种窒息之感,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  “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飞天鼠已经按奈不住,抽出亮晃晃的大刀。“大哥,何必跟她多费唇舌,把十二令抢来即可。”
  言毕,舞动大刀,向红衣女子砍去。
  “二弟……”穿山甲想要阻止已来不及,只好握紧大刀,静观其变。
  他之所以对红衣女子礼让三分,只因他越来越觉得她像极了某人,而那个人,是他们万万惹不起的。如今飞天鼠已出手,他已经无路可退,唯有应敌。
  眼看飞天鼠的大刀已到头顶,红衣女子不避不闪,只是轻扬衣袖。就这一个看来轻柔的动作,硬是拂开了飞天鼠的一击,并将飞天鼠抛在半空中。
  “二哥!”
  玉面夜郎一跃而起,接住飞天鼠,轻点黄沙落在地上。
  “我没事。”飞天鼠吃了一亏,心中暗惊,方知对方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“你是什么人?”
  “姑娘难道就是流星公子门下……听雪姑娘么?”穿山甲已猜出对方的身份,此刻手心直冒冷汗。
  听雪!
  飞天鼠以及玉面夜郎,同时后退了一步,霎时面如土灰,全无血色。
  流星公子,江湖上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独创的流星十三剑独步武林,至今未遇敌手。门下二将听雪、粒离,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,名号响当当。
  听雪在这里出现,那么,流星公子必定也在湘江。
  “你们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就不该再活在世上。”听雪冷冷地开口,别人的生命看在她眼中,似也与花花草草一般,毫无疑义。
  湘江三杰掌心同时在冒汗。
  “我们兄弟不知是听雪姑娘,多有得罪,还请听雪姑娘见谅。”穿山甲抱拳道。若非情不得已,他万不愿与流星公子的人动手。虽未与她交过手,但黄门十三骑一夜之间灭在她手里却是事实,他们三人,决不是十三骑的对手!
  “亮武器吧。”听雪冷言道,似乎并未将他的话听进去。
  “听雪姑娘……”
  “嗖”的一声,一阵冷风向穿山甲拂来,穿山甲一惊,迅即向一旁扑去。冷风打空,削下他一撮长发。
  “大哥。”飞天鼠和玉面夜郎同时上前,扶起跄踉爬起的穿山甲。

[ 本帖最后由 kala1314 于 2006-11-3 21:32 编辑 ]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第一章

看来,听雪真的下了杀意。三兄弟面面相觑,油生寒意。
  “大哥,我们别无选择。”玉面夜郎沉声道。
  湘江三杰虽远不及听雪在江湖上的名声,但,在湘江,他们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。男子汉闯江湖,就算明知是死路一条,也绝不向一个决心取他们性命的女人低头。
  “好,既然听雪姑娘一定要赶尽杀绝,我们兄弟三人只好拼死一搏。”穿山甲三人互视一眼,纷纷掏出兵器,望着听雪。只要对方一出手,他们定拼死相抵。
  “好,很好。”
  听雪慢慢抽出长剑,剑身在夕阳的映照下,泛出淡淡的银光。
  “兄弟,上!”
  随着穿山甲一声大呼,三人如箭般冲出,舞动大刀,齐齐向听雪面门砍去。听雪长剑一挥,搁开飞天鼠的一击,剑尖轻扬,轻易挑开玉面夜郎的大刀,回腕一带,已将穿山甲的衣袖刺破。这一挥一扬一带,竟似在同一时间完成,一气呵成,流利绝灵。
  一招之后,湘江三杰已知绝无胜算。三人脸色惨白,气喘如牛,汗湿了整个后背。
  听雪依然稳坐在马背上,高高俯视三人,似一尊会动的玉佛,正冷冷的环视她的猎物。
  不欲浪费时辰,听雪右腕一紧,长剑向穿山甲斜斜刺出。这一剑看似平淡,却蕴含着无尽的凌厉锐气;看似温慢,却势如电掣,转眼即到胸前。
  眼见避无可避,穿山甲已忘了改如何抵挡,眼睁睁的看着这把明晃晃的长剑来到胸前,正要刺中他的要害。一时间,恐惧犹如洪水泛滥,瞬间走遍他的全身。
  寒气,如游丝蔓延,就在这短暂一如闪电的时光中,血液已冻结。
  忽听得当的一声,似有两把剑击在一起。穿山甲在慌乱中抬头,黄沙飞舞中,一位身穿黄衣的女子站立在他面前,长发摇曳,衣袂起舞,简直就是仙子下凡。就是这个仙子,在危难中,用长剑挑开听雪致命的一击,险险救了他一命。
  “听雪。”狂风中,黄衣女子淡淡呼唤了一声。
  “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。”听雪漠然道。长剑仍在手中,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。
  穿山甲三人退到一旁,看着对立中的两名绝色女子。
  难道,这名黄衣女子就是传闻中与听雪一起追随流星公子左右的粒离?能化解听雪剑法的人并不多,若不是粒离,如何能如此轻易化掉?再看她神情自若,纱帽下的面容艳绝,除了粒离,再也不会有第二个!
  “公子不喜欢嗜血的女子。”粒离淡淡道。
  听雪闻言,身子轻抖了一下,听到“公子”这二个子,冷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柔情。她缓缓收起长剑,轻拂马鬃,柔声道:“公子,已到了么?”
  “嗯。”粒离点了点头,低语:“你去吧,公子受了点轻伤。”
  “什么?”听雪一惊,霎时吓白了一张脸。
  “只是轻伤……”
  粒离话未说完,听雪已策马飞奔出去。眼看白马红衣转眼消失在地平线上,只余下滚滚黄沙,漫天翻腾。粒离浅浅一笑,听雪的反应,不出她的意料。
  “姑娘,多谢救命之恩。”三兄弟上前拜过。
  粒离瞟了三人一眼,冷寂的眼神,和方才那个温和的女子完全不一样。
  “流星公子到了湘江,并且负了伤,这些,你们全听到了?”
  “这……”三兄弟面面相觑,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  “既然听到了,就请自行了断吧。”她的声音,轻轻柔柔,煞是好听。她的话,低低平淡,却比方才的听雪更为慑人心神!
  “姑娘,你这是……”
  眼前这位黄衣女子,看似尊贵一如女神,却又如阎王一样令人胆怯。温柔喋血谈笑中,正是她此刻的写照。没想到送走一位冷艳杀手,却迎来温柔一刀。
  三兄弟屏息已待。
  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,犹如蛇蝎蔓延全身。风,还是那么凉,却似越来越寒意冲天。黄沙呼啸而过,大雁疾走,转眼消失在南方。
  静,可怕的寂静!
  一切都在透露出死亡的气息。
  粒离淡淡一笑,缓缓抽出长剑。
  风沙满天,覆盖了平静的大地。
  那一抹猩红,瞬间渲染出瀛灿的一片。
  天还是那么的昏黄,残阳挂在西边,余光,静静笼罩了一切。

[ 本帖最后由 kala1314 于 2006-11-4 13:27 编辑 ]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公子受了点轻伤……
  这句话犹如毒蛇猛兽缠绕在她耳边,逼得她连呼吸都觉困难。
  自追随公子到现在,未见公子受过一丝损伤。他总是那么高雅脱俗,一袭白衣,风度翩翩,谈笑间儒雅沉稳,悠闲自若,她实在无法想象他负伤的情形。
  他是如何负的伤,是谁伤了他?无论如何,她绝不会放过伤她公子的人!决不!
  “公子……”
  向来平静的心泛起沉沉哀痛,如遭针扎。
  红汾岭转眼已到。
  听雪跃下马,急步奔向清风亭。放眼望去,人去亭空。空气中似乎还残余着公子独有的味道,却已不见公子本人。
  听雪心中一紧,面色煞白。
  “谁?”倏地,她眼色一冷,刷的一声抽出长剑,指向亭脚下背对她的那抹身影。
  那人丝毫没有反应,瘦小的身子靠在石柱上,竟似不曾听见听雪的低喊。
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听雪的剑已到那人地背门。无奈对方依然一动不动,似乎毫无所觉。
  莫非是个死人?
  听雪思念流星心切不欲多想,举起右脚照着那人背心轻踹了一下。没想到那人全然不曾做堤防,受了一脚,竟直直向前面的平地滚去,犹如一具圆球。此等情形,若不是心系公子,只怕连听雪此等冷寂之人,也会禁不住轻嗤。
  那人滚了数圈才缓缓停下,狼狈的扒在地上,竟是个刚从梦中醒来的瘦小女孩。
  女孩揉了揉惺忪的双眼,嗷嗷怨道:“救命,少爷救命!疼毙小夭咿!”
  但见眼光所触之处,唯有一个妙龄女子及她自己二人。触及听雪冷冷的双眼,小夭倏地闭嘴,怯怯的盯着对方。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我家……我家少爷呢?”
  听雪冷眼看她。如此反映迟钝,并不像是伪装出来的。
  “你是谁?”她冷言问道。
  “你还没回答我……”但见对方的眼神越来越冷,小夭吓得禁了嘴,细声细气道:“我……我叫陶夭,他们……他们都叫我小夭。姑……姑娘,请问……有没有见过我家少爷?”
  听雪没有理会她,径自审视周围的环境。
  清风亭依然温静如水,亭外的花花草草平整修葺,丝毫没有打斗过的痕迹。
  那么说,公子没有在这里遇上仇家,那为何,公子不在?
  “喂——”
  小夭的叫声打断了听雪的沉思,她沉眼望着这个看来痴痴呆呆的胆怯女孩,问道:“可有见过一位穿着白衣,风度翩翩的公子?”
  “有啊。”
  “他在哪?”听雪急问。
  陶夭打量了她一会,问道:“你为什么那么想知道他在哪?难道……你也是找他报仇的人?”
  如果是,就是要了她小夭的命,她也绝不会透露出半丝少爷的下落。
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听雪轻蹙秀眉,暗生疑云。这个小姑娘认识公子?她为何问自己是否来寻仇?公子在江湖上并没有多少仇家。这个小姑娘,她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?“他究竟在哪?”
  “你喜欢他是么?”小妖突然问道。
  “你……”听雪心一惊,一抹红晕瞬即飞上俏脸。
  “果然是来寻仇的。”小妖喃喃地语,旋即,像做了毕生最大的决定一般,她抬头仰望听雪,深吸一口气道。“你杀了我吧,我绝不会告诉你少爷在哪的。”
  “杀你?”听雪狐疑看她,“我为何要杀你?”
  她称呼公子为少爷,而且似乎与那个“少爷”关系不错,甚至不惜为了他牺牲自己。她追随公子多年,并未见公子身边有这一号人物的出现。
  这当中,是否有着某些误会?
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不会告诉你少爷的下落的。”小妖继续说道,态度坚决。
  好一个护主的小姑娘,单凭这一点,听雪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她下毒手,只因,她自己也是此种人,为了公子,她可以牺牲一切。

[ 本帖最后由 kala1314 于 2006-11-5 21:30 编辑 ]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转念间,一抹黄衣飘入清风亭,却是方才留在五里坡的粒离。
  “公子呢?”她问道。
  “我到的时候,公子已不在。”听雪回道。
  “她是什么人?”粒离指了指怯怯躲于一旁的陶夭,“为何在这里?”
  “一个普通的过路人。”听雪不愿粒离伤及讨要,便道:“公子想必遇到些许事情,先行了一步。也许……也许是回圣都了。”
  “不可能。”粒离否决道。
  流星公子出行,不管身在何处,听雪粒离总是伴随左右,从未分开过。若是公子想回圣都,不可能丢下她们两,独自一人回去的。
  “也许公子还在湘江,我俩分头去寻找吧。”粒离瞟了小妖一眼,“她……”
  “与她无关。”听雪立即道。
  粒离不再说话,径自踏出清风亭。
  “等等。”此时,一直畏缩在亭角的小妖突然发话,“二位姐姐,你们找的那个公子……是不是也一身白衣,腰间有一把很好看的软剑?”
  听雪粒离同时回头,听雪急问:“你见过他?他如今在何处?”
  “他……他和我家少爷一起离开的,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。”小妖站起来,指着亭外的一个方向,幽幽道,“少爷又撇下小妖不管了,和你们的公子从这里飞出去,再没有回来过。”
  两人同时往亭外往去,那个方向,再走就是悬崖了。公子和那位“少爷”往悬崖走去,意欲何为?
  “你们少爷是什么人?为何与我家公子一同离开?”粒离盯着小夭,冷言问道:“他们可是比过武?”
  “没有啊。他们在这里谈话,然后大笑,然后说什么‘圣女’……之后就笑着飞走了。”估计少爷又找到新的猎物了,真是死性不改。不过这些话,她自是不会对外人说。少爷再怎么坏,也轮不到别人来多嘴。她小妖可是会死命护主的!
  莫非,公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结识了一会新朋友?但,公子向来不喜结交朋友,他的身边,除了她们二人,一直再没别的人相伴。
  想到公子身边出现了令他开怀大笑的人,两人心里同时一酸,有丝不是滋味。
  “不过我可以找到他们。”小妖继续说道。面对两人同时投来的目光,她咽了口口水,低声道:“少爷为了让我找到他,每次都会沿途给我流下一些记号,这些记号,只有我才能看懂……”
  “带我们去找他。”
  “你们真的……不是来找少爷寻仇的?”
  “我们不认识你家少爷。”听雪抢先道,依然知道这当中必有些误会。“我们只想找到我家公子。”
  何况公子如今受了伤,一定需要她们的照顾。思及这,她问粒离。“公子到底是如何受的伤?”
  放眼当今武林,谁能伤得了公子?
  “这个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我到的时候,公子已经受了伤。若不是我在收拾包袱的时候发现他的衣角沾血,我也是不会知道的。”
  公子就是这样,虽然看起来温文儒雅,但,绝不喜欢与人有过多的交往。就连她们二人,也绝少能走近他的内心世界。他一直是一个人,寂寂冷然。
  “无论如何,要先找到公子。”
  两人的目光再度同时落在陶夭身上。
  “我……我带你们找就是了。”
  小夭再度咽了口口水,怯怯地道。
  这二位天仙似的姐姐,却是性情冷列之人,若是一个不如意,只怕她小夭的小命难保。
  天呐,怎会惹上这样的人,这可恶的少爷!
  小夭扯了扯衣袖,唯有认命。

[ 本帖最后由 kala1314 于 2006-11-6 09:04 编辑 ]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kala1314 (希儿)
福步比邻
Rank: 1
蝎子的心柔若水


UID 67291
精华 5
积分 40214
帖子 21824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2-7
状态 离线
占位~~~~~~~~~~~~





其实,我很简单,执着的简单
顶部
[提醒] 恭喜150对有情人牵手福步.还单身么,请进>>>
 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11-19 22:02
沪ICP备05002584号

Powered by D1scuz!  © 2001-2020 FOBShanghai.com
Processed in 0.022692 second(s), 7 queries , Gzip enabled ,243
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福步外贸网 - Archiver - 手机WAP版 - 手机客户端 RSS 订阅全部论坛 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