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步全球商业企业推荐: [clothes] Ptgunung Salak Sukabumi
2018-11-21 12:34 callmebaby
蛊真人-11.21

他凝神静气,打量眼前的对手。
  汤雄。
  他身高八尺,膀大腰圆,手臂能有方源的大腿粗,坦胸赤脚。
  他的胸口长满了黑色的胸毛,散发出彪悍之气。
  “小兔崽子,就是你杀了我弟弟?今天我要让你给他陪葬!”汤雄怒目圆瞪,紧紧地盯着方源,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。..
  周围热气蒸腾,宛若置身在七八月中午,酷热的烈日之下。
  地面滚烫,黑色与红色交织,这是纫地形。
  此处是中型演武场,场外站着数十人,稀稀疏疏。绝大多数都是来看汤雄如何复仇的。
  至于方源,虽然连胜两场,但终究火候不到,还没有打出名声来。
  “汤家兄弟从小就相依为命,现在汤青死了,只剩下汤雄了。”
  “呵呵,我坐看汤雄如何虐杀了这个小子。”
  “呃,这个小子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好似叫做古月方正,一个无名之辈。”..
  “这小子太不懂事,居然敢坏规矩,打了两场已经连杀两人。”
  “这应该是从外面刚过来的魔道蛊师吧……”
  “唉,年纪轻轻不会做人,手下留情些就不会有今天了。”
  观战者议论着,普遍都不看好方源。
  魏央做了伪装,双目炯炯盯着演武场。汤雄也走的力道路线。二转巅峰,但能爆发出三熊之力,更打到第四内城里去。对于现在的方源来讲。是个不弱的对手。
  当!
  一声清脆的钟鸣,演武正式开始。
  汤雄大吼一声,迈开双腿,如同一头蛮牛,向方源直直地冲撞过来。
  这个演武场的地面,都是暗红色的纫石块。方源就算是脚蹬皮靴,踩在上面。也觉得发烫。
  但汤雄赤着双脚,却毫不在意。
  嘭嘭嘭。
  汤雄一双大脚,踩踏在纫地形上。每一步都发出闷响,同时将纫石块踩得四溅,一个个的足迹深深的印在地面上。
  方源眯起双眼,目光凌厉犹如刀锋!
  尽管汤雄气势汹汹。但他怡然不惧。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向着汤雄悍然反冲上去。
  “他疯了吗?”
  “居然和汤雄玩硬的?”
  “拖延还能活命,他这是自找死路。”
  旁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,纷纷摇头。
  方源还是少年,体型不及汤雄一半的雄壮。两人急速接近,仿佛一头小羊和一头大牛对撞。
  砰!
  两人狠狠地撞在一起,巨大的力量将两人弹飞。
  汤雄连退六步,脸色涌现出吃惊的神色。这个小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?
  方源则连退三步。笼罩全身的白光虚甲一阵摇晃。
  撞击的结果,让观战者大为惊异。
  有的人微张嘴巴。有的人连眨眼睛,没有料到方源年纪轻轻,却有这般气力底蕴。
  “我的力气居然不如他?难怪弟弟死在他的手上!”汤雄神变了,第一次正视方源。
  方源甩了甩发麻的胳膊,面容依旧冷酷,对撞的结果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。
  他有双猪一鳄之力,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用棕熊本力蛊,因此还得增加些力气。而汤雄,本身只有双熊之力。
  熊豪蛊!
  汤雄忽然大吼一声,浑身肌肉发生明显的膨胀,整个人大了一圈,临时再增一熊之力。
  熊掌蛊!
  他的手掌、脚掌都笼罩了一团鹅黄色光晕。光辉散去之后,他的手脚变大三倍有余,均化为厚实庞大的熊掌。
  呼!
  他飞扑上来,猛地用力,挥起右掌向方源狠狠地拍去。
  熊掌还未拍中方源,劲风就扑面,刮得他衣角向后飘飞。
  方源怡然不惧,左手捏拳,直捣上去。
  拳掌相击,发出一声闷响,平分秋色。
  但紧接着,汤雄手臂横扫,另一掌也拍过来。
  方源以攻对攻,啪啪啪,拳掌交击,风声呼啸。
  看到方源与汤雄对攻,丝毫不落下风,周围的观战者们都流露出异色。
  “居然能和汤雄如此对打,这个少年有两把刷子!”
  “他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
  “这是个硬茬,汤雄碰到麻烦了。熊豪蛊是有时限的,一旦效果消失,他就会落入下风了。”
  但就在这时!
  忽然间,一声熊吼爆发开来。
  汤雄的背后,猛地浮现出一个黑熊张开血盆大口,朝天咆哮的虚影。
  兽力虚影!
  汤雄福至临心,使出兽力虚影。
  原本这记极为平凡的拍击,却有了一熊之力!
  方源来不及躲闪,匆忙之间只能竖起双臂硬架。
  轰。
  一声巨响,他整个人都被砸飞出去。白光虚甲闪了闪后,忽的涣散。
  双臂直接被震麻了,一时间都使不出力气。
  他在空中竭力稳住平衡,扭腰翻身,双脚落地。
  再催天蓬蛊,白光虚甲再次浮现,只是更加萎靡透明,防御力远不如之前。
  “那是熊力虚影,汤雄爆发了!”
  “熊力擅长拍击,汤雄攻击了这么多次,出现一次熊力虚影也很正常。”
  “原本还是僵持局面,但只是一次熊力虚影,就让那小子阵脚大乱,汤雄已经占据上风了。”
  “按照统计,每场战斗,他平均能使出五次熊力虚影。那个小子如果拿不出应对措施,肯定要倒霉了。”
  演武场外。众人议论纷纷,嘈杂一片。
  兽力虚影一出现,就打开局面。调动了观战者的热情。
  “我身上有双猪一鳄之力,猪力擅长冲撞,鳄力长于撕咬,熊力还未养成。用拳用掌,不可能发出兽力虚影。而且天蓬蛊也不擅长防御近战肉搏,再遭受一两次兽力虚影的攻击,恐怕就毁了。”
  方源心念一闪。便决定转变战术。
  跳跳草。
  他心中默念,弹簧似的青草旋即在他脚底板上生长出来,然后钻破皮靴底部。
  汤雄冲过来。方源脚下一蹬,如青蛙一般,远远跳开。
  同时,他左手掌照准汤雄的方向一切。
  一记鲜红的月刃。顿时凌空飞射而出。落在汤雄身上,打得他身上的防御光晕一阵乱晃。
  血月蛊虽然攻击不足,当终究还是三转蛊。
  汤雄楞了一下,再次向方源扑去。
  方源故技重施,只远射血光月刃,改变战术,不和汤雄近战。
  汤雄只好动用移动蛊,和方源展开追逐战。
  方源且打且退。汤雄也不是没有远战手段,但和近战能力一比。就弱得太多了,根本就威胁不了方源。
  汤雄气得连声咆哮,咒骂激将方源,周围的观战者也配合得发出一阵嘘声。他们渴望看到激情四射的近战肉搏。
  但方源怎么可能轻易被激?
  他蛊虫并不成套,近战还未养成,远战也能只算是勉强凑合。
  时间流逝,双方真元不断下降。
  方源的优势越来越明显,他是三转初阶的淡银真元,而汤雄只是乙等资质,赤铁真元。
  尽管力道蛊师真元消耗少,但也禁不住持续使用。
  当方源的血月蛊在汤雄的身上造成五六个伤口时,后者不得不主动认输。
  他的治疗蛊并不出色,难以止住伤口处不停往外流的鲜血。
  “你给我等着,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拍成肉酱!”汤雄捂住伤口,退下演武场。
  他来时凶神恶煞,去时脸色苍白,脚步虚浮。
  “想不到第四内场的汤雄,都失败了。”
  “那蛊是什么?能形成血红月刃,造成的伤口还会流血不止,我怎么没见过?”
  “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,用不了多长时间,就能升到第四内城的演武场去。”
  成王败寇,场外众人将更多的目光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  于是,方源收获了第三场胜利,同时按照规矩,从汤雄的身上取走那只熊豪蛊。
  这是汤雄手中,价值最高的蛊了。此蛊一去,汤雄就只剩下双熊之力,战斗力直接下降三成,更不足为虑。
  但方源心中却高兴不起来。
  传奇蛊并不在垫脚的星辰石中,又会在哪里呢?
  难道说不是这块垫脚石,而是另一块?
  但方源回到赌石坊中,那个柜台的一脚已经被修复了。
  或者根本就不是这个赌石坊?
  方源暗暗摇头,星辰石,垫柜台,赌石区,这些要素结合在一起,就只有这家赌石坊。
  “如果没有传奇蛊,我走力道也就没有什么优势。上古时代力道盛行,到了现在,已经衰落的不成样子。失去了传奇蛊,若再走力道,至少得有一个上古力道的传承。可惜,我记忆中仅有的三个上古力道传承,一个在东海,一个在中洲。”
  “第三个虽然在南疆。但如今已经被武家占据,早在几年前就在开采。说起来,武家的武姬娘娘也走的力道。正是得益于这道上古传承,才稳固南疆战力第一的宝座。”
  当然,这里的第一宝座,只是指的世俗。六转蛊仙那种层次,已经超脱凡俗,不计算于内。
  方源又花费了七八天的时间,暗中调查,没有任何进展。
  “唉,只剩下最后一个线索,实在不行,就只能放弃了。”方源心道,他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。
  最后的这个线索,就是李然前世得到传奇蛊的主人公。


请输入内容

2018-11-21 12:35 callmebaby
 方源虽有紫荆令牌,但却不好明目张胆地去调查。
  不过记忆中的李然,也参加演武。得了传奇蛊后,大杀四方,横扫演武场。
  这就好办了。
  方源有强行挑战的权利,于是借着这个名头,来到特别接待处。
  报名参加演武的李然,有三位。
  两男一女。
  女子首先暂时排除,传闻中的李然是男性。
  剩下的二人中,一位是老者,六十多岁,有薄名。三转修为,几年前他冲上第三内城的演武场,这些年状态不行,降回到第四内城。这显然也不是,记忆中的李然混得很不如意。
  另一位是中年男子,五十多岁。二转修为,来商家城已经近十年了,却仍旧在第五内城演武区打转。他喜好赌石,生活很窘迫。在商家城曾经结婚生子,但是夫妻不和,早已分居。
  方源暗暗调查,发现这人便是当初解石时,在赌石坊所见的那位。
  连续跟踪几日,方源发现这个李然,生活极为困窘,有时候甚至吃了上顿,却没有下顿。
  但这并非说明他没有本事。
  他在第五内城的演武场,依靠战斗获取元石,维持生计。
  方源查了一下他的战绩,居然胜多败少。
  按道理来讲,他应该不愁吃穿。但这人却好吃好赌好嫖,花钱大手大脚,根本不知道节制。为了赌石,他很可能将身上的元石全部拿出来用,以至于接下来的大半个月,他都得四处找人借钱,吃最低劣的饭菜过活。
  同样的,为了大搓一顿,他可以去最高档的酒楼,花去身上大部分的钱财。他甚至还吃过霸王餐,现在还欠着几家酒楼的饭钱。
  “此人应该就是前世,得到传奇蛊的主人翁。但不懂得控制自己的**,就算是有传奇蛊,又能如何呢?难怪前世如流星般划过,璀璨一时,不久后就销声匿迹了。”方源暗暗摇头。
  “他前世得到过传奇蛊,今生会不会再得到呢?我这样跟踪他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距离发现传奇蛊的日子,已经临近了。难道我真和这传奇蛊无缘?”方源紧皱眉头。
  这些天跟踪李然,浪费了方源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若把这时间用来修行,也许提升更大。
  关键是,方源心中没底,跟踪这个李然是否会有收获。
  而且跟踪久了,还会被人发现。幸亏魏央担当重任,只有在方源演武战斗的时候,才会过来,否则方源也不方便追踪李然。
  若被魏央发现他跟踪调查李然,又如何解释呢?
  现在最大的疑点,还是传奇蛊为何不在星辰石中,这和传闻严重不符!
  方源想不通,这实在是匪夷所思!各种因素都对上了,但最关键的一点上,却出了岔子。
  不知道是不是思虑过重的原因,方源总觉得这个李然行为有些古怪。但到底古怪在哪里,他又说不上来。这只是一种感觉,似是而非,隐隐约约,连方源自己都不大确定。
  就这样又过了二十多天,方源陷入到深深的困扰当中。那种古怪的感觉,越来越重,但方源却不知道源自哪里。
  李然的行为,根本毫无不妥之处。
  他生活在商家城近十年,若真是有不妥之处,旁人早就看出来了。
  “我已经思维定势,想太多了。这个时候,需要旁人的观点来启发自己。”方源对自己的处境有很清醒的认识。
  但他向来只信任自己,虽然白凝冰和他发了毒誓,但方源根本不信任白凝冰。他只是利用她来修行,骨肉团圆蛊可比酒虫要好用多了。
  没有人帮忙,方源只能靠自己。
  但他已经习惯了依靠自己,也喜欢凡事依靠自己。
  于是他来到商铺:“店家,可有灵光一闪蛊?”
  方源问了好几家店面,都是没有。终于有一家有存货,一问价格,却要两万九千块元石。
  灵光一闪蛊,乃是三转的消耗蛊,用一次就消耗掉。谁会花这么多的元石,买这么一个玩意?
  但事实上,真的有许多人用。
  这些人就是专门推衍炼蛊秘方的秘方大师。
  当他们遇到瓶颈,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的时候,便会选择使用此蛊。此蛊一用,便能带给他们最关键的一道灵光,让他们捅破窗户纸,推衍出新的秘方。
  一道新秘方的价值,就远远不止两万九千块元石了。
  是以,灵光一闪蛊有价无市,若非方源拥有紫荆令牌,店家绝不可能卖给他。
  和灵光一闪蛊功用类似的,还有仙人指。
  只是后者是铁家的独有草蛊,市面上根本就不流通。
  方源咬咬牙,买吓这只灵光一闪蛊。
  此蛊形如蓝宝石蝌蚪,小巧玲珑,甩着尾巴,不断游动。
  方源真元一催,此蛊顿时射入到他的脑海之中,化作一道白色灵光,如霹雳闪电一般,瞬间替方源划开重重迷雾。
  方源眼中陡然暴射出精芒,终于察觉到古怪的感觉来源于哪里。
  “是了,这李然生活颓废,毫无节制,看似一团乱麻,但却隐有规律。他每三天去七次酒楼,七天去两次赌坊,五天去一次青楼。而且,每隔十天左右,他都会去一家叫做‘富态祥和’的酒楼。”
  原本杂乱复杂的情报,在灵光一闪蛊的作用下,透露出了其中的规律。
  这就是古怪之处。
  若真的毫无节制,不思前想后的人,生活定然糜烂不堪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规律?
  三天之后,富态祥和酒楼。
  “小二,会账。”李然从窗外收回视线,大叫一声。
  “来咧,李然大人,这次总共五块半元石。”
  “这是六块,不用找了。”李然抛出六块元石。
  “谢大人,大人您慢走!”
  蹬蹬蹬……
  李然下了楼,走出酒楼大门,直至背影转入街角消失不见。
  楼上,方源双目幽幽,唤来伙计,手指着李然刚刚坐的位置:“这边风景太差了,我要搬到那张桌子去。”
  据他了解,每次李然来此处酒楼,都会坐靠近窗户的位置,这实在有些奇怪。
  “没问题!”伙计咧嘴一笑,“窈窕淑君子好逑嘛。”
  “此话何意?”方源眉头微微一扬。
  “咦,客官难道不是想看秦艳楼的当家红牌,安渔姑娘的吗?嘿嘿,坐那个位置,正好可以看到安渔姑娘的房间,有时候运气好,真能看到她的身影呢。刚刚那个李然大人,每次都坐这个位置,过个眼馋的瘾。每次都是我给预留的位置,一次只需要半块元石就好了。”伙计贼兮兮地说道。
  “哦,是这样?”方源不置可否,坐到李然的那个位置。
  透过窗户,果真看到隔了两条街的秦艳楼。
  秦艳楼高达八层,头牌姑娘安渔姑娘,乃是二转蛊师,房间在顶层。她本身姿容不俗,蛊师的身份更能激起男子的征服欲,据说单一夜作陪就要上万块元石。
  依李然的身家,当然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,但他真的是来偷窥安渔姑娘的吗?
  以他出入青楼的情况而言,他并非是那种痴情之人。
  方源扫视窗外,秦艳楼周围的酒楼不少,为什么他单单选择这里?
  如果他有增长目力的侦察蛊,也说得通。但就方源所知,他并没有此类的蛊虫。
  这个距离看过去,就算是安渔姑娘主动站在窗边,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面庞吧?
  “咦?这是……”方源忽然目光一凝,他看到了街对面的一家豆腐小店。
  一对母子正忙着收拾铺子,准备打烊。
  方源认得这对母子,他们就是李然的妻子和儿子!
  “难道说,李然真实的目的,是想看看他们?”方源不由地想到。
  他眯起双眼,在脑海中回忆出这片街道的地形图。
  要偷窥安渔姑娘,有很多比这更好的地方。但要观察这对母子,却只有此处风景独佳!
  “如果,李然真的是要观察母子,为什么要偷偷的旁观?按照我的调查,明明是几年前,他主动抛弃了这对母子。难道是他心中有愧?古怪啊……他若心中有愧,想要关心妻子和孩子,完全可以主动现身,何必躲躲藏藏呢。”
  “不,也有可能正是心中的这股羞愧,让他无脸再见妻子儿女。但他若真的羞愧,为什么不痛改前非?蹊跷啊,他看似生活糜烂,不知节制,但事实上他颓废的很有规律。这种规律,正说明他很有自控之力。”
  方源双目闪着幽光,脑海中思绪万千。
  他夹了一口菜放入嘴中咀嚼,但却食不知味。
  他感觉自己已经渐渐接近了整个事件的真相,就好像是一个在黑暗的房间中摸索的人,已经接近了房门。
  所有的线索,所有的疑点,都在他的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疯狂乱闪。
  这样的急速思考,让他吃饭的动作都缓慢了下来。
  他慢腾腾地放下筷子,然后缓缓地拿起酒杯,杯中的酒水如琥珀般剔透,散发着浓郁的酒香。
  忽然,方源的黑色瞳孔猛地一扩!
  手中的酒杯才举到一半,他整个手臂悬停在半空中,一动不动,宛若石雕。
  仿佛有一道雷霆霹雳,在他脑海中咔嚓一声,炸响开来。
  “原来如此……我明白了!”
  他在心中兴奋的低喝一声,一道如闪电般耀眼犀利的光芒,在他双眼中一闪即逝。
  牵涉到前世今生的迷雾统统消散,一切的疑点都豁然贯通,方源寻找到了答案!
  同样的,也“寻找”到了丢失的传奇蛊!


请输入内容

2018-11-21 12:36 callmebaby
“武然,如果为了家族,让你牺牲前途,你愿意吗?”
  “愿意!”
  ……
  “武然,若是为了家族,你必须牺牲名誉,你愿意吗?”
  “愿意!”
  ……
  “武然,如果家族,需要你贡献你的性命,你愿意吗?”
  “我愿意!”
  ……
  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武然。从你爷爷,到你父亲,再到你,都是武家的忠臣!现在,家族就有一个任务给你,这个任务需要牺牲你的前途,牺牲你的名誉,甚至会牺牲你的生命。”
  “族长大人,为了家族,我愿意!”
  ……
  黑暗中亮起精芒,李然猛地睁开双眼。
  “呼……”他吐出一口浊气,从床榻上坐起来,口中喃喃,“又做梦了。”
  这个梦,并非虚构,而是源自于他记忆的最深处。
  “李然”是他的假名,他真正的姓名叫做“武然”!
  武这个姓,在南疆代表的意义相当重大。因为那代表着南疆的第一霸主,武家!
  十一年之前,武家族长武姬娘娘,亲自接见了武然,交给他一个秘密任务——
  打进商家高层!
  为此,他隐姓埋名,单独在外闯荡三年后,来到商家城定居下来。
  这一潜伏,就是八年!
  “八年了,整整八年了。武家的族人早已经将我忘记了吧?武然已经被死亡了,这个世界上只有李然。”
  李然不禁在心中长叹。
  潜伏的太久了,以至于他都差点忘记了自己的本名。
  在这里,他披着面具,生活了整整八年,伪装成一个浪荡子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底层蛊师。哪怕对曾经深爱自己的妻子,也没有透露出半句。
  这期间,他每半年才外出,与武家联系一次。从来都是单线联系,将隐秘功夫做到了极致。
  直到一年前,碰头人告诉他,家族要启动他这颗棋子了。他当时心中之激动,实在难以用语言来表达!
  “熬了八年,终于被启用了。一切都将不同!”李然不胜感慨。他心念一动,从存储的蛊中取出一块顽石来。
  这顽石方方正正,仿佛砖头一般,表面则星光点点。
  这是一块星辰石。
  若是方源在此,定会发现这块石头。和赌石坊的那块垫脚石十分相似。
  李然用双手轻轻抚摸着这块顽石,眉头微微地皱起来。
  作为间谍,他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潜伏,打造了一个绝对透明的过去,一定能赢得商家方面的信任。
  但是,光有信任还不够,他还需要超越常人的才能。才能在商家城的演武场中称雄。如此,才能被商家看中而提拔,最终成为魏央一样的外姓家老,执掌商家权柄。
  这股才能的出现。也得要自然而然,不能太突兀。
  为此,武家族长武姬娘娘,亲手为他选了一只蛊虫。
  这是一只饱含传奇色彩的蛊。
  从上古的力道传承中得来。在如今这个世界中,可以说绝迹的极珍蛊!
  有了这个蛊。李然就能脱颖而出,称雄演武场。
  如何得到这只蛊,而不引起怀疑,武家方面也安排好了。
  那就是赌石。
  运气是最做不得准的,而且顽石中封存了上古时代的蛊,也十分正常。
  魔道蛊师卫神经,已经被武姬娘娘秘密收入麾下。伪造一颗杂等顽石,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,不怕别人识破。
  李然也花了心思。
  为了让别人确信这是赌石坊里的顽石,而不是他自己带来的,他特意选中了一家赌石坊中的垫脚石。
  这块垫脚石,放了许多年,人来人往,没有人注意过它。
  李然先和武家沟通,让卫神经伪造出一颗外形相似的星辰石。
  然后他的计划,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将手中这块星辰石和垫脚石对换。他是蛊师,又踩点了半年,自然知道什么时候,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偷梁换柱。
  等到他解开这个星辰石,整个赌石坊的人都会给他作证,证明他的好运气。
  他得了这蛊后,就将会洗心革面,演绎一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故事。他会崛起,会找回自己的妻子和儿子,会成为商家的外姓家老,最终完成任务,带着妻、儿回归武家。
  一想到自己的妻子、儿子,李然心中便涌起一股愧疚之情。
  他深爱着自己的妻子,她是那么的善良,那么的坚强。
  同时,作为一个父亲,他更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,都拿来给自己的儿子。
  原先他只是利用,但是朝夕相处,日久生情,爱情让他渐渐不能自拔。儿子的出世,更让他牵肠挂肚。但是最终,因为任务和自己的特殊身份,他不得不选择暂时离开。
  “现在你们一定很恨我吧,我做了太多让你们失望的事情。但是没有关系,快了,就快了,我被启用了,我将带给你们幸福!”
  李然不由地握紧双拳,眼中闪过坚定的光。
  明天他将去演武场,进行一场战斗。后天,他就将这枚星辰石带到任意一个赌石坊去,演一出好戏。
  “本来准备用那垫脚石做掩护,可惜世事难料,那块垫脚石居然被人选了。呵,那个家伙真是傻瓜,这种品相的星辰石,都会去选。不过……后天我也要当一次傻瓜了。”
  李然笑笑,将星辰石重新收入存储蛊里去。
  自己的计划虽然起了波折,但是不要紧,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。原先他也预计过这种可能。
  他重新躺下去,不一会儿,便陷入沉睡之中。
  这一次,他再没有做梦。
  第二天醒来。他感觉很好,精神抖擞,一切都充满了希望。
  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行走在黑暗山谷中的旅人,经过漫长的跋涉,终于有一天,见到前方的光明,看到了山谷的出口!
  八年的坚持有了结果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!
  一切也会变得更加美好!
  怀着这样的信念,他来到演武场。
  这一次的对手。他早就打探清楚了,是一位二转巅峰的蛊师,常年厮混在第五内城的演武场里,是一个熟面孔。
  哪怕再弱小的蛊师,能够常年混迹于演武场而不倒。总有立身之本。
  李然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,他手中的蛊都有些烂,品质并不算优良。在加上要伪装自己,不能拼杀得太凶狠,因此此战是胜是败,还在两可之间。
  果然,战斗进行下去。不出李然所料。
  从试探,到对拼,双方都是半斤对八两,僵持不下。
  战斗场面很是难看。场外仅有的几个观战者都发出嘘声。
  忽然,李然双眼闪过一道隐晦的亮光。
  机会!
  他敏锐地抓住对方一个破绽,正要展开突击。
  忽然,他心中一痛。浑身猛地僵直,反而被对手反攻。将他打飞出去。
  李然受到重击,痛得闷哼一声,身体被狠狠地推出去十几步远,方才刹住脚步。
  一丝血迹,从他的嘴角处溢出来。
  然而和身体上所受的创伤,完全和他此刻心中的震惊和恐惧相提并论!
  “我的花苞蛊,我的花苞蛊!怎么会突然和我失去了联系?那里面,可是收藏着星辰石啊!!”
  与此同时在,在李然的住处。
  床板被掀开,露出里面的一个暗格。
  方源站在暗格旁,手中捏着一只花苞蛊。
  此蛊乃是二转蛊,用于储藏东西。形如花骨朵儿,通体浅蓝色,却是水晶质地,晶莹剔透。
  它虽然是李然的蛊,但是在春秋蝉的气息下,仍旧瞬间就被炼化。
  方源心神扫去,花苞蛊中藏着许多杂物。有一袋大米,有油盐酱醋,还有劣质的茶砖,三四十块元石,还有几块顽石。
  “就是这个!”方源心神一震,催动真元,从花苞蛊中射出一道黑光。
  黑光落到方源的手掌上,化为一块星辰石。
  它品相极差,四四方方,像块砖头似的,和那块垫脚石极为相似。
  星辰石现身的这一刻,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下来。
  方源瞳孔猛地一扩。
  咚咚咚咚……
  心跳声不断加速,清晰地传入他的耳畔。
  包括这个简陋的小屋,屋外行人熙熙攘攘的声音,周围的一切都淡去,只剩下方源自己,以及手中的这块星辰石。
  手托着不轻的星辰石,从石头表面传来的清晰的冰冷触感。
  方源的双眼渐渐地散发出炽热的目光,同时,他的嘴角渐渐勾起,逸散出一丝笑意。
  这笑意旋即扩大,他嘴巴张开,发出无声的欢笑!
  传奇蛊,终于落入我手!!
  他在心中激动地呐喊:“果然和我的猜测一样,这个李然是其他家族派遣的内奸卧底!我在青茅山,曾用赌石来掩盖酒虫的出处。他也有相同打算。难怪,那块垫脚石中没有蛊。前世的传闻,也都是他排演的一场戏啊。”
  “今天他要去演武场进行战斗。不管他是否隐藏实力,根据他之前的战绩,此战的对手实力和他相差不多,因此胜负难定。包含传奇蛊的星辰石如此重要,带着身上很不方便战斗,依他谨慎的性格,也不会藏在存储蛊中随身携带。”
  因为若他输了战斗,身上的蛊虫就要被对手选取一只去。
  他知道星辰石中藏有传奇蛊,万一对手选了他的存储蛊,岂不是弄丢了星辰石!

2018-11-21 18:00 货运保险QQ
什么来的?

2018-11-21 22:36 萬俟仟
支持一下!原创应该加个原创,如果是转来的就加个转帖

2018-11-22 10:35 callmebaby
4567

[[i] 本帖最后由 callmebaby 于 2018-11-22 10:38 编辑 [/i]]

2018-11-22 10:35 callmebaby
1234

[[i] 本帖最后由 callmebaby 于 2018-11-22 10:38 编辑 [/i]]

2018-11-22 16:23 诺翔PINO
这是什么小说。:KB
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蛊真人-11.21


FOBShanghai.com 2001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