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步外贸论坛(FOB Business Forum) » 非常原创 » 【原创】你是我掌心的刺(狗血玛丽苏,不喜勿喷)

福步全球商业企业推荐: [medical] Sinol Dental Limited
2015-8-15 23:02 carrie_lmy
【原创】你是我掌心的刺(狗血玛丽苏,不喜勿喷)

楼主再开贴,一改往日现实风格,给大家讲述一个狗血玛丽苏的故事,不喜勿喷。

请尊重作者版权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,谢谢!
***
【文案】
奢华的游艇上,顾惜君脱掉身上最后一件衣物,对眼前的男人嘶吼道:“我玩得起,也输得起。”

于是,一场无关风花雪月的猫捉老鼠游戏,从此拉开了帷幕。
***
为了报复父亲的绝情,顾惜君一怒之下到高级会所当陪酒,并高调拍卖自己的身体让顾氏名誉扫地。

阴差阳错,这场自导自演的闹剧,促使神秘的男人借花敬佛,送到程梓浩的房间里。顾惜君设计让他昏迷,并携款逃之夭夭。

世界那么大,冤家总会路窄。落魄他乡的顾惜君,成为广告公司卖命的小员工,却与当日的债主程梓浩狭路相逢。

为了生存,被冷傲自负的程梓浩侮辱,她忍了;

为了温饱,被毒舌冷血的程梓浩玩弄,她也忍了;

但他一次又一次挑衅她的尊严和底线,她却不能忍了;

“程梓浩,你有病!”

“睡了你,就能药到病除。”

从厌恶到习惯、再到深爱,不过是千回百转的一次回眸。只因在茫茫人海中多看了你一眼,从此永世难忘。

可是情深一场,换来的不是天长地久,而是蓄谋已久的万劫不复。与青梅竹马的婚宴前夕,顾惜君挥刀指向自己的颈脖,冷静地威胁眼前的男人:“再往前一步,你得到的只会是我的尸体。”

一场欢愉一朝反目一世情殇,他不过是她掌心的一根刺。不愿意拔掉,只为了让疼痛时刻提醒着她,昔日的温柔和宠爱不过是他最娴熟的伪装。


【温馨提示:前半部分腹黑甜宠,后半部开始虐,结局温馨HE】

2015-8-15 23:03 carrie_lmy
【001】

南市,半月湾高级会所。

灯光幽暗的走廊彷佛没有尽头,顾惜君踩着十寸的金色高跟鞋,缓慢地往尽头的贵宾室走去。

打扮妖艳的女人走在顾惜君的前面,笑盈盈地推开了贵宾室的实木门,毕恭毕敬地朝座位上微醉的客人打招呼。“张老板,这是新来的Jenny。”

“叔叔好!”顾惜君乖巧地低/吟了一声,甜甜糯糯的声音柔软得仿佛要渗到对方的心坎里。

“好,好,好!”不知是谁发出了阴阳怪气的声音,惹来一阵阵不怀好意的恶笑。

女人对顾惜君的乖巧听话很是满意,指着角落里低头玩手机的中年男人吩咐说:“你坐张老板旁边吧,他一向出手大方,哄得开心说不定把你当干女儿看待。”

“干女儿”三个字,故意加重了语气,听起来有种心照不宣的暧昧。

顾惜君直径走到张总的身旁坐下来,柔声道说:“张叔叔要喝酒吗?威士忌可以吗?”

娇嗔的声音吸引了张易年的注意,他收好手机,右手很自然地搭在顾惜君的右肩上,暧昧地说:“好,陪我喝一杯。”

2015-8-15 23:04 carrie_lmy
【002】

半分钟,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,随即送到他的手中,凉得掌心也有点麻木。

借着昏暗的光线,张易年下意识低头打量身旁的小女人。乌黑柔顺的秀发遮住了她大半张白皙的脸,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小巧而挺直的鼻梁,以及微微颤动的修长睫毛。

虽然张易年已经年过五十,可是对年轻的女孩子尤为感冒。他干枯的手指卡在顾惜君的下巴上,猛地一扭,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脸容。

然而,当他看清楚身旁女孩的脸容时,身体瞬间僵硬,握着酒杯的手一松,落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玻璃破碎声。

贵宾室骤然停止了吵闹,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往角落的方向望过来。

“小君...怎么...怎么是你!”张易年惊愕的脸上变得青一块白一块,说话也不利索:“你怎么在…在这里?”

虽然贵宾室的灯光昏暗,但顾惜君依然清晰地看到张易年那张因为恐慌而变得惨白的脸孔。她若无其事地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唇边勾起了一抹坏笑:“张叔叔,你刚才不是说要喝酒吗?来,我们干一杯。”

2015-8-15 23:04 carrie_lmy
【003】
张易年毕竟是见过场面的人,很快就稳住了心神,吩咐一旁喝酒猜拳的女人说:“你们先出去!”

“不!”顾惜君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,精致的脸容彷佛被冷冻过般透着寒意:“我们出来陪客的,怎能说走就走。”

坐立不安的张易年,压低声音对顾惜君说:“小君,别闹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“小费!”顾惜君扭着纤腰站起来,暗光中的笑容如同一朵娇艳的蔷薇。她环视了贵宾室一圈,用调侃的语气盯着一脸愠色的张易年说:“张叔叔是上市公司的老板,没理由在会所点了服务不给小费吧?”

“你...”张易年气得脸色发白,但很快陷入了片刻的沉默当中。他猜不透顾惜君的葫芦里买什么药,略微思考片刻,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甩在桌面上,朝着看热闹的女人吼道:“拿了钱,马上滚!”

2015-8-15 23:04 carrie_lmy
【004】

浓妆艳抹的女人兴奋地哄抢桌上的钞票,连声道谢后很快消失在贵宾室的门口。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,贵宾室的其他男人都不敢吱声,盯着自家老板与态度嚣张的女人僵持着。

“小君,我通知你哥来接你吧。”张易年叹了口气,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孔,心里有再多的疑惑也硬生生吞了回去。

顾惜君,是张易年老同学顾伟业的女儿,顾氏的千金小姐。

微微一笑,顾惜君双手抱胸,玩/味地勾唇笑说:“张老板,我的小,费呢?”

“你...”张易年再次被气得郁结,努力压抑内心的怒火低吼道:“够了顾惜君,你到底在闹什么?好好的不在家里呆着,到这里凑什么热闹,难道老顾没给够零花钱你吗?”

没等张易年说完,顾惜君已经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好看的柳眉几乎扭成一团:“别废话,如果你不爽,快点,我去找张太太要好了。”

说起张太太,张易年的脸色一沉,顿时说不出话来。他就像接了个烫手山芋似的,连忙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顾惜君,严声警告说:“别玩了,我只是来谈生意。”

2015-8-15 23:04 carrie_lmy
【005】

“我也只是来找张叔叔聊天喝酒。”顾惜君毫不犹豫地接过钞票,拿起沙发上的限量版包包离开。脚步停止在门口处,她回头戏虐一笑说:“忘了告诉你,进房间前我已经给张太太发了一条短信,估计她已经到了。”

眼看张易年的嘴张成了大大的“O”字,顾惜君整理好凌乱的头发,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。

南市主干道,一辆黑色的卡宴连闯两个红灯,依然以一百二十码的速度奔驰。顾惜君单手握着方向盘,脑海中再次浮起离开贵宾室时,张易年那张近乎崩毁的臭脸,心情畅快极了。

这就是她的现状,嚣张、任性、愤恨,为了让出/轨小女生的父亲蒙羞,自编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闹剧。
她要毁了顾伟业的荣耀,让他一辈子活在羞愧当中!

黄灯闪烁,顾惜君猛地踩下油门,加快速度想要越过斑马线。然而从右方的辅道上,突然驶出了一辆黑色的轿车。她反应及时踩下刹车,但为时已晚,车子因为惯性甩了个急弯,最后撞上了对方。

“碰!碰!”

2015-8-15 23:05 carrie_lmy
【006】
顾惜君一头撞在方向盘上,差点把鼻子撞歪,痛得泪水夺眶而出。

她连忙探出头查看情况,未料黑色轿车的司机已经率先走了出来,粗鲁地拍打车窗大声吼道:“你不知道闯红灯是犯法的吗?如果不是我刹车及时,小命都保不住了…你快出来给个说法,对,报警,我马上报警…”

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留着小碎发,发飙的时候活像被激怒的小松狮。

“对不起!”顾惜君放下车窗,尴尬一笑说:“我看车子损毁不是太严重,我会负全责的。”

年轻司机满脸愤怒,正想破口大骂,待看清楚司机是个年轻的美女时,态度忽然缓和下来,冷哼一声说:“负责事小,麻烦是大。”

思考片刻,顾惜君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了过去,还不忘卖乖说:“帅哥真的不好意思,我上路不久,还是新手呢,刚才一时反应不过来才撞上的,你大人有大量别怪我好吗?维修费用我绝对会负责到底的,不报警行吗?”

2015-8-15 23:05 carrie_lmy
【007】

刚才在会所喝了点酒,顾惜君生怕眼前的男人报警,又从手袋里掏出张易年给她的小费,约摸有一万块,塞到对方手中解析说:“这是预付款,尾款你让保险公司打给我就行,保证负全责。”

司机想了想,盯着顾惜君的车子看了又看,估计对方有负责的能力,才压低声音说:“你等等,我要询问老板的意见。”

“好!”顾惜君松了口气,朝对方甜甜一笑。曾经有人说过,她的笑容是男人最具杀伤力的武器,能让男人心神恍惚。

司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转身往黑色轿车走回去。他靠在打半开的车窗旁,似乎在询问车里人的意见,态度谦卑,还时不时朝着顾惜君的方向指手画脚。

顾惜君留意了一下汽车的车牌,并非本地的车辆,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刺激的想法。几乎没有犹豫,她迅速关上车窗,倒车、换挡、加油一气呵成,扭动方向盘重新回主干道上,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。

2015-8-15 23:05 carrie_lmy
喝了酒不逃,难道让交警来抓吗?顾惜君果断为自己的做法点赞,大不了酒气散了后被找上,就说自己已经付过钱,赶时间先走而已。

当司机听到汽车绝尘而去的声音时,已经太迟了。他站在黑夜的微风中,心情一片凌乱。可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卡宴的影子,气得直拍车顶。“妈的,现在的女人真彪悍!”

“算了。”车里飘来一把低沉如大提琴的男声,顿了顿,才缓缓道:“车牌是南A1212,你回去让人查一下,车子修好以后把账单寄过去。”

“是,程总!”司机苦恼地抓着额前的刘海,满脸的尴尬。

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汽车的后排上,脸容疲惫地把笔记本电脑合上,修长的手指夹住一张烫金的卡片,薄唇轻轻蠕动:“半月湾会所?”

因为逃避酒驾而庆幸万分的顾惜君,此刻正奔驰在寂静无人的马上路。一个冲动的决定,一次恶作剧般的逃离,让她的人生从走上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。

缘分,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;而毁灭,也不过是一秒钟的恶果。

2015-8-15 23:05 carrie_lmy
从半月湾会所离开以后,顾惜君并没有回到顾家别墅,而是驱车到了闺蜜袁楚楚的小窝里待着。

“惜君,你真的去了半月湾当陪酒?”袁楚楚正抱着薯片玩电脑,对于顾惜君的决定表示极度的忧心。“被你家老头子知道了,小心把你宰了。”

顾惜君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,洗掉脸上的淡妆,清纯精致的小脸更显动人。她向来都是性子固执的人,一旦决定了的事情,就不会动摇。“他可以找比我还小的女学生当女伴,为何我就不能陪比他年纪大的男人喝酒?”

袁楚楚只是叹气,心里对这个任性的闺蜜甚是忧心,劝慰说:“毕竟他是你的爸爸,错也错了…”

“楚楚,别说了,说起他就让我感到恶心。”顾惜君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,钻到被窝里弯成一只小虾米,游魂似的问到:“你帮我联系的娱记可靠吗?明天的拍卖会记得只能拍我的侧脸,后天的头条新闻要用红色的大号字体…唔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那张气得发黑的臭脸了…”

2015-8-15 23:05 carrie_lmy
更到这里,明天继续,晚安!

2015-8-16 21:58 carrie_lmy
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变成了有节奏的呼噜声。半睡半醒之中,她还不忘叮嘱说:“记得帮我上网顶帖子。”

袁楚楚伸手帮顾惜君拉好背角,把页面切换到南市最火热的论坛,打开最新的帖子点击发布。微微叹气,她再次登录小号开始顶贴。

“顾氏集团千金于明晚八点整,在半月湾唐风阁拍卖初/夜,价高者得,全城热烈响应!”

帖子的二楼,还贴上了一张顾惜君亲昵地挽着顾伟业手臂的合照,只是她的脖子以上被打上了模糊的马赛克,还美其名曰“保持适度神秘感”。

结果,帖子发布一小时内点击超过二十万,转发超过十万次,迅速登上了论坛的头版热搜。

次日晚上七点三十分,顾惜君已经驱车赶到半月湾准备。像这种高级会所,在全国提倡净化娱乐场所的风暴下,本不应该有如此高调的安排。

但有钱能使鬼推磨,顾惜君重金包下装修古色古香的唐凤阁,为的就是一夜间让顾伟业被推到浪尖上,名誉扫地。

2015-8-17 22:53 carrie_lmy
选择在顾伟业和哥哥顾柏乔回国前安排这些闹剧,顾惜君的目的很简单,让他们后知后觉,一定能得到期待中的效果。

拍卖会即将开始,顾惜君已经更换好一身荷粉色的旗袍和绣花鞋。复古设计的黑色头纱恰到好处地遮住了她大半张姣好的脸容,半遮半掩的效果最好,能让男人饥渴且欲摆不能。

“Jenny,邀请的宾客差不多到齐了,该你出场。”年轻的服务生推门而进,看着镜子前如荷花般娇媚的顾惜君,心里猛地一颤。她的容貌并非倾国倾城,但身上散发出的温婉和柔弱气质,却能让男人心动不已。

“嗯,来了。”虽然已经在心中演练了千百次,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豁出去,心情未免还有些紧张。年轻也好,任性也罢;既然已经踏出了第一步,她绝对不会回头。

柔和的灯光下,顾惜君身穿旗袍徐徐而至。唐凤阁是两层的古风式包间,有点像盗墓笔记里举行古董拍卖会的场景。

2015-8-17 22:54 carrie_lmy
包间的正中央摆着一套古色古香的酸枝桌椅,顾惜君颔首一笑,优雅地坐到桌子旁,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了擦得发亮的古筝。

她五岁开始在顾伟业的安排下学习古筝,自小便当成大家闺秀培养。不管她喜不喜欢,只要顾伟业决定了的事情,她就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“蹭!”古筝发出了这夜的第一声,顾惜君的手指缓慢地划过绷紧的琴弦,缓慢而流畅的旋律随即充盈了整片空间。

包间座无虚席,凡是半月湾的老客户和一些游手好闲的富二代,都想方设法弄到一张入场券,目的不过为了一睹顾氏千金的容颜。或许有人会好奇她为何会在半月湾拍卖自己的初/夜,又或是蠢蠢欲动想要让顾伟业难堪的竞争对手,都不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顾惜君已经成功抓取南市上流社会的知名人士的眼球,并自导自演了一场精彩非凡的好戏。接下来的,只欠一个价高者得的愚蠢笑话。

一曲止,顾惜君像往常每一次演奏完毕后,站起来弯腰鞠躬,接受观众的掌声和赞美。站在一旁的主持口才了得,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,并顺利地拉开了拍卖的帷幕。

2015-8-18 21:14 carrie_lmy
场面一时之间变得热闹而兴奋,底价从一万块开始竞投,每举牌一次加价一万块。刚才还处于沉默状态的公子哥儿,相互议论纷纷。不少人开始举起手中的牌子,加价的声音起伏不断。

“十万!”

“十二万!”

“十八万!”

……
“二十八万!”

竞价不到一刻钟,已经从一万上升到二十八万。顾惜君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,心里有些感叹眼前这帮愚蠢的男人,总是对名誉和虚无的头衔尤为关注。谁不知道顾伟业是南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家。无论他的千金出于什么原因在此拍卖自己最珍贵的一夜,但中标者,一定会成为海市茶余饭后的话题。

这种宣传效果的投入,绝对是一桩稳赚的生意。所以当叫价涨到三十万的时候,场面变得越来越激烈,甚至有些暴发户已经开始了口水战,与对座比自己叫价高一万的人互骂。

页: [1] 2


FOBShanghai.com 2001-2015